老格

我tm恨指绘

【魔。】

奇幻pa⚠️








——————————

“唔,先生,你还要什么。”

侍从在一旁端着银质盘子,盘里盛着许多大小不一奇形怪状的容器,里面盈着色彩缤纷的液体与药物。

他望着专心致志调制魔药的梅林,冲身后的女孩眨了眨眼。绿发女孩心领神会,挑着沾满血迹的嘴角,冲他眨了眨眼。

黑色的双眼盈满笑意,侍从不禁愣住,心脏慢了一拍。

脸有点烫烫的。

“皮尔森。”

“皮尔森?”

“克利切·皮尔森!”

一声严厉的斥责猛地把他拉回现实。

梅林淡漠的望着他,微微皱了皱眉,蔚蓝如深海双眼里充斥着不耐烦。

“你在愣神吗?”

“不、不…先生,”他急忙把目光投到梅林身上,谦卑的把身子往前探了探。

“先生您刚才说…”

“算了,”他烦躁的叹了口气,“我自己来。”

“…先生。”他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克、克利切帮您拿…”

“艾玛·伍兹。”

“啊…?”

皮尔森愣住了。

“伍兹小姐,进来吧。”

梅林把手中的一枝蓝色羽毛放下,那支羽毛顿时像活了似的跳动起来,周围还跃动着点点莹光。

“啊呀…”女孩从阴影处走了出来,脸上带着快乐天真的神气,可惜嘴角的几抹猩红早已出卖了她灵魂的浑浊。

“梅林先生,您发现我了?”

“你的活都干完了吗?”

“啊呀…是的呢。”她装出及其乖顺的样子,眨着眸子望着梅林,颇有几分恳求的意味,“所以…”

“算了,”梅林叹了口气,摆了摆手,“去吧,不过别影响她工作。”

“谢谢先生!”

女孩的暗绿色发丝轻轻拂动着,在空中停滞了下,她很快便消失在蜿蜒的长廊里,只留下一片轻快的脚步声。

皮尔森望着她的背影,怅然若失。

“年轻可真好,”梅林把那支湛蓝的羽毛向空中一抛,羽毛顿时化为一个平静女人的脸的幻影。

“伍兹来找你了,”梅林冲那幻影说道,“把珍贵的魔药和实验器具收好。还有,到花园里去,或者进城里,乡下也可以。不要在我的府邸里玩。后天必须回来。”

“…好。”

无比平静的声音,里面却藏着掩盖不住的喜悦。

“…”

“你怎么了?”

梅林察觉到了男人的郁闷,眉梢不禁微微挑起。

“明明…不能让外人随便闯进来的…”

皮尔森低声嘟囔道,眼睛里的失落悉数泄露出来。

“是的,所以你得去绕着欧蒂利斯小镇跑三百圈,你不应该把她带进来。”他提醒道。

“克、克利切的意思是黛儿小姐还有很多重要的工作,她不应该…”

“黛儿小姐作为一个巫医来说一直尽职尽责。我一直是个不严格的上属。我认为,她需要适当的休息。”

“倒是你,皮尔森,【斥候】。总是精神涣散,开小差,我是时候该考虑把你送到亚瑟王那里了。”

皮尔森偷偷的翻了个白眼,这时,梅林突然伸出手,揪下了他的一根头发。

“!”

“魔药的最后一个调剂品。”

梅林喃喃自语道。

“嫉妒之人的发丝。”

那丝棕色的头发很快掉进了紫色的液体里,砰一声,深紫色极速搅动着,很快变成了蓝色。

如新生婴儿眼睛般纯真的蓝色。










“皮尔森先生。”

在皮尔森被罚打扫卫生,正在清理着大厅里的名贵花瓶时,一只脑袋从窗外探了出来。

“伍、伍兹小姐?”“嘘!”女孩冲他招了招手,“罗伊先生呢?”


“出去了。”


他说着失落的把手里的花瓶放下,“这个梅林,动、动不动就罚克利切…”

“喔唷,”伍兹愣了一下,随即舒展了好看的眉眼,“真可怜呢…那次的事真是抱歉哦。”

“没、没事…”他立即露出笑容,“伍兹小姐,克、克利切为了你怎样都可以…”

“哦,”而她只是有些无聊的垂下了眸,打量着对方,“你脖子上怎么回事。”

“???”

皮尔森摸了摸自己的后颈处,并没有感到什么异样。

伍兹瞪大了眼睛,伸出手想要触碰,却似乎被什么无形的东西咬到,急忙抽回手指。

“天啊,”她吮吸着自己的食指,大大的黑色眼睛里充满了惊讶,“你和萨贝达有一腿?”

“嗯?”

…萨贝达?

那个红发的帅小伙吗,他可不怎么认识他,只是在一年一度的浆果节时遇到了他,那时皮尔森正要骑着三头犬去黑色森林里找小红帽。

哦,那小伙气急了可是会变成狼的,称号为【感染】

别问克利切怎么知道的,他可不想因为把一只狼崽子当作狗差点抱回家,结果被头狼萨贝达发现的血腥故事再讲一遍。

不过…萨贝达并没有伤到他。

“萨、萨贝达?”

“是啊,”女孩扑闪着眼睛,有些疑惑的望着他,“你看不见吗。”

黑色的纹路,奇怪的符号…还有一点暧昧的蓝色痕迹。

“可能因为我是吸血鬼吧,”艾玛笑着耸了耸肩,“你什么时候和他搞上的?不知道这很危险吗?”

“…克、克利切不明白…”

“这种符号是狼人们表达亲近而标记上的。我的祖母脖子上就有一个。有了标记后,两个人的灵魂会互相牵制,生同生,死同死。”

“对于萨贝达这种冒失的头狼,这可真是件危险的事。”

她笑着说道,眼里闪着光。

“可是这不可能。”皮尔森再次触碰自己的后颈,那里仍旧没有任何异常,如同一潭死水。






“太糟糕了。”

一个庞大的黑影从月光下的屋檐上落下,在掉到地上的时间里逐渐化成人形。

月光亲吻着那一头如同火一般正在肆意燃烧的短发,在上面镀了层银辉,显得刺眼性感。

而在屋子下等待着的人则显得十分松散,异色的眸子闪着微光,惰懒极了。

“小乖乖的暗恋对象发现克利切了呢。”

狼人抚摸着他的短发。

“克、克利切可不知道,她原来是吸血鬼,还、还以为是僵尸来着。”

“看、看来藏不久了啊。”

狼人发出一阵阵嚎鸣。

“是的是的,”皮尔森揉了揉他的耳朵,“克、克利切可不怕,克利切会在那之前把【梅林】干掉。”

“作为你的战友,”狼人终于用低沉的声音说出了人语,“我会帮你的。”

“那当然了,辣甜心。”

“这么说话可不像小乖乖【斥候】,宝贝。”









评论(1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