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格

我tm恨指绘

克洛伊·奈尔

生日快乐。


(突然意识到是香香生日


媳妇生日快乐!!

【You should see me in a crown】

骄傲的歌声。

皇后在王座上俯视着台下的闹剧。

红裙在身后铺展开,成为独属于自己的红地毯,直到天际,妖冶而高贵。

有无数人痛苦的倒在自己的身后,但她从不回头。

“嘘。Mary.”

亲信对自己说。

他套着白手套的食指按在了她的嘴唇上。

你永远都不会知道。

她闭上了眼。银色的长发梳成端庄的发髻,在耳后打着俏皮的卷儿,蓝色的眼睛边缘泛着银光,蓝色的寒焰,天生的犀利逼人,这是皇后血统的标志,听着,王座是铁打的,血统永远不能改变。

她提着自己嫣红的裙摆,冲着权贵们微微一笑。从来不与人平视,这是从小就要培养的道理。

Mary,你是贵族。

【你要俯视他们。】

幼年的Mary曾疑惑的望着那些权贵,她听到一些人在说,闹饥荒了。

她眨了眨天竺葵般湛蓝纯净的眼睛,纤长卷翘的睫毛抖动着,在苍白的脸颊上投下两片阴影。她的周围萦绕着高档香水扑鼻的香气,各种精致的糕点与山珍海味堆成了小山,金碧辉煌的皇宫在一片腥风血雨里熠熠生辉,仿若末日里的夕阳。

为什么那些人没有面包吃呢?

“他们为什么不吃蛋糕呢?”

她问。

管家冲她鞠了一躬,温柔的牵过她细腻冰冷右的手,在上面轻轻落下一吻。

“你该去睡觉了,陛下。”

他说。

他的蓝眼睛里掠过一片阴影。


“Who's the boss?”

她是那么纯真。

当行刑官剪下她的头发,她是那么伤心。

混合着雨水的银色发丝缓缓掉落地上。

沉重,缓慢。

今天的风很大。

以至于她在上绞刑架时还在想这个。



经过了漫长如一个世纪的黑暗后,

她望着水盆里自己的倒影。

那件长裙逐渐被渲染成了红色。

她站起身。

它最初是什么颜色的?


“I 'm the boss.”

【梦醒时分。】




“先生。”

克利切·皮尔森做了个梦。

他梦到那个少年回头对自己笑了笑。

本来熟悉的面庞却看不清楚,被一层冰冷的雾气笼罩着,他伸出手向前探去,却只是一片潮湿的虚无。

“先生。”

少年说道。

皮尔森从床上起身,在黑暗里顺手摸了几把床头柜,木质的材质很光滑,却给指尖添加了丝丝寒意。他摸到了自己要找的东西,一包干瘪的烟。

他跳下床,点燃了一支烟,走到阳台上解决烟瘾。现在还早,天还是黑着的,伸手不见五指。偶尔有乌鸦凄厉的惨叫划破天空,混合着几丝血红的云彩,形成庄园里独属于午夜的小夜曲,优雅而可怖的等待着血色的黎明。

晚风很凉爽,或者可以说是寒冷,呼呼的灌满皮尔森单薄宽松的衬衫,宛若酒精一般麻痹了他的神经。连无处不在的空气都如此刻薄,大笑着,讥讽着,将他的皮肤挑逗的通红。

“呼。”

烟雾缭绕,迷了双眼,是很淡的烟,却带着刺鼻的烟草味,在空中混合着盘旋,等到一缕微风吹来时便搅乱几圈,接着悄无声息的消逝,不留下一丁点儿痕迹。

皮尔森在黑暗中眨了眨眼,火光照亮了他瘦削的脸庞,看起来静谧而恶毒。他把帽子摘下,紧紧贴在胸口处。他突然想起,睡梦中,萨贝达的眼睛似乎失去了生机,对,没错…

两只吊在脸颊上的纽扣,空虚、寂寞,似乎在直勾勾的盯着前方…

心底空余下丝丝落寞。

皮尔森把烟吐掉,皱了皱眉,把帽子一下子扣到脑袋上,帽檐冲外。他是故意戴反的。

“怎么这么晚。”皮尔森叹了口气,转过身回到屋子里,“庄、庄园里根本就没有白天吧。”

室内和室外几乎一样寒冷,但他已经习惯了。他大步走进洗手间,利索的拿冷水来洗脸,想借此来让自己清醒点。

“哈…哈…”

面前镜子上已经结了一层淡灰色的雾。皮尔森凝视着面前狼狈的男人,陷入沉思。这没有让他清醒些,反而让他更恐惧些了。

皮尔森的脑海里突然迸现出一个想法:他要去找夜莺小姐。这想法如此荒唐可笑,连他自己都嗤笑了一番。他当然找不到那个怪物,他只想在空荡荡的走廊里散步,大声的跺脚,惊醒古堡里沉睡的魔鬼。因为他太害怕了,必须要以这种方法来让自己更加慌张。

【因为我害怕自己会害怕。】

他打开门。









梦醒时分。

“……啊。”

皮尔森颤抖着。

面前是萨贝达。

就如同睡梦中的一样,浑身都更灰暗破旧了些,脸上挂着些细微的血丝,在稚嫩的脸庞上缓缓划过,滴落成一滴红色的水珠。少年挑着嘴角,眼神如此空洞。

“…”皮尔森想要关上门,却被萨贝达一把搂住。

大号的萨贝达。

他抱着他走进屋子,动作轻柔的就像露水情人。他把他放倒在雪白的床单上,带着令人窒息的爱惜亲吻。这爱意足以淹没皮尔森,他在快感里沉沦,恐惧逐渐褪掉外壳,他甚至想不起来刚才自己是要干什么了。















皮尔森从床上惊醒。

他做了一个梦。

“先生。”

红夫人真的是我的菜

(?

【陪伴】

克利切:老子还没睡醒。

东方之东

伊甸园。

被染成绿色的舌头。舌尖微微挑起,一个讽刺的弧度。

我的喉咙是苦涩的,我的舌尖是墨蓝色,就像乌鱼喷出的墨汁一样,这代表了极度的恐惧。

【我在害怕吗?】

一片翠绿的叶子颤抖着贴上我的额头。

“生机勃勃。”

我让这个字眼在我舌尖上滚动,它灼灼发光,从发梢到脚趾。郁郁葱葱。

你好。

有时候,人们说我是一个病毒。哈,我宁愿接受自己是个怪物的说法。看,我有着黏糊糊的绿色的皮肤,它们在晚上会发出淡淡的荧光,因为我的皮肤,我只好躲藏在最偏僻的树林深处,没人知道我是否活着。

这很好,我喜欢这样。我在树林里搭建了一个小木屋,里面种了很多奇形怪状的盆栽。翠绿色的。我也有很多好朋友,他们都很可爱,比小时候见到的一些孩子更可爱。

“你有柠檬茶吗?”

藤蔓先生问我。他蜿蜒的手臂缠上了屋顶的木架,攀虬卧龙。

“我没有柠檬。”我说,“我也没有热水。”

“我有热水。”丁香小姐笑着说道。她笑的那么夸张,好不容易掩盖住的香气都散出来了,浓郁到我头晕。

“那我也没有柠檬。”我说。

“我们可以喝蜂蜜茶。”

小蕨咯咯的笑着。

“我也没有蜂蜜。”我说,“我可不敢招惹蜜蜂一家。”

“胆小鬼。”小蕨翻了个白眼。

“哦,为他想想吧!”丁香小姐翘起了二郎腿,浅紫色的大衣在风中翻动,“他会被蜜蜂太太蜇成蜂巢的,一个一个洞,在那绿色的皮肤上。哦。”

“真恶心。”小蕨吐了吐舌。

“好吧,我想我们还是喝开水吧。”我站起身,整理了下有些打皱的西装。

“你有开水吗,亲爱的?”藤蔓先生问道。

“没有。”

“看来我们只能喝冷水了。”

“我说的只是客套话。”我说。

他们笑了起来。




慈善家院长|小助手

“喜欢上你了。”

“你个骗子。你为什么要骗人呢?”

“这、这是真的,亲爱的,为什么你、你就是不相信克利切呢?”

“闭嘴,骗子。”

他们拥抱在了一起,皮尔森抱得很用力,维诺尼卡笑着轻轻拍着他的后背,脸上幸福洋溢。

“为什么突然说喜欢我呢,孩子?”

“克、克利切只剩下你了。”

“所以呢?”

他松开她。

“没有所以。”



他坐在冰冷的地板上,凝视着她转动的身影,若有所思。

“这是好消息。”她挪了把椅子,微笑着坐到他的面前,“你回来了,活着回来了,不管怎么样。不过现在…你现在…现在你还是不要出现在孩子们的面前了,好吗?”

“当然。”皮尔森皱了皱眉,用手腕擦了擦沾满泥土与汗珠的额头,“还有,维诺尼卡,克、克利切又不是小孩子,用、用不着你这么假惺惺的哄。”

“啧啧,克利切·皮尔森,你真是翻脸不认人呀,”维诺尼卡伸出纤长的食指,点了点他的鼻尖,“刚才不是还说喜欢我吗?”

……真是的。

“啧。”皮尔森有些窘迫的扭过头去,胡乱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别谈这个。不过说实话…额,你、你不会恶心吗?”

“恶心?”

维诺尼卡睁大了一双蜜棕色的小鹿一样的眼睛,棕色的柔软发丝黏在了她瘦削苍白的脸颊上。她的语气轻柔而舒缓,似是在安慰一个失去了糖果的小男孩。

“为什么呢,孩子?”

“不、不要叫克利切孩子!”

“好啦好啦,克利切,好吧?皮尔森先生,好吧?”维诺尼卡咯咯的笑了起来,“你现在可以解释一下了吧?”

“就是克利切…”

他低下头,嘟嘟囔囔着。

“怎么?”

“克、克利切……”

“说话呀,院长先生。”

“……”

沉默了一会儿。

两个人同时叹了口气。

“克利切干过挺多勾当的。”

他抬起头,有些怯生生的。

维诺尼卡没有说话。

她站起身,起身去橱窗里拿出一罐蜂蜜,把罐子在手里托着,用个勺子在里面一刮,它立刻裹上了层甜蜜蜜的金黄色的半透明液体。

“呐,”她垂眸,这才开口,“亲爱的,你刚才说什么来着?哦,抱歉,你说你干过很多勾当,对吧?”

她舔了口蜂蜜,转过身来看着皮尔森。

“是啊,别、别那样看着我,维诺尼卡。”

“你也别和我那么说话,”维诺尼卡耸了耸肩,“就像在勾搭哪个冰清玉洁的好姑娘似的。那些勾当,都是我陪着你做的。你不会失忆了吧?”

“当然没有…”皮尔森揉着自己的脖颈,不自在的叹了口气,“就是那些事…”

“哦,的确够坏,够可怕的。”

维诺尼卡冲他挑了挑眉。

“要来点儿甜食吗?”






两缕蓬松的棕发从她肩头的空隙下垂落,搭到绣着白花边的内衣上。白色的纯净弧度、粗糙的布料勾勒出窈窕柔软的女性身型。白皙健康的皮肤展现出这个女人惊人的活力。她微微垂下目光,浅棕色的睫毛在阳光下显得晶莹剔透,微微颤抖着,在红润的脸颊上投下两片阴影。蜜棕色的眼眸有一种哀伤温柔的气息,光影在其中交错,似是一片波涛平静的甜蜜海洋。

“你能不、不穿着内衣在克利切眼前晃吗?”

男人正低头读着早间报纸,看到一旁换着衣服的女人,不禁皱了皱眉。

“哦,别这样,”女人正拿起一件红色的裙子在身上比量,“我好不容易有些闲钱。嗯,以后我要是脱下衣服,你不得吓死了?”

“那、那倒不会,”男人从报纸里抬起头,饶有兴趣的说道,“我很乐意那样。”

“哈哈哈哈!哦,亲爱的。”女人大笑起来,扬起脖颈,把裙子攥在怀里,“你可真有意思。”

“咳……”皮尔森的脸红了红,把目光投到一边,“嗯…今天的报纸上有克、克利切的照片。”

“哦?他们说了什么?”

“他们说克、克利切死了。”

“哦,这倒不奇怪。”维诺尼卡套上衣服,她的声音在衣服里听起来很小,“我之前每天都会听到别人说你们死了,亲爱的,”她叹了口气,“真令人心碎。”

“…是啊。”

“那么,艾玛·伍兹呢?她死了吗?她为什么没回来?话说,亲爱的,你逃出来了,不该有奖金吗?”

“…没有。那、那是个骗局。”皮尔森说,“艾玛·伍兹也没有死。我们都好好的。”

“那——”

“老天,别聊到她!”皮尔森做了个鬼脸,“聊点开心的,好吗?”

“……”维诺尼卡停下手中的动作,双手抱胸,挑眉看着他,“恐怕不行。我真傻,这才意识到。亲爱的。要是你想和我在一起,就得解释清楚你曾经喜欢的人现在……”

“哦。女人真令人作呕!”

“你们上床了吗?”

“没有。”

“接吻了吗?”

“克、克利切倒是和丹尼尔接过吻。”

“那么,她还是那么讨厌你?”

皮尔森把报纸摔到桌子上。

“也许是吧…她差点杀了克利切。”

“…哦。”

维诺尼卡点点头。

“这倒不奇怪。”

她穿着那套红色的裙子,显得很简朴,却很好看。她走到皮尔森跟前。

她伸出手抚摸着皮尔森的脸庞,微微弯下腰。

“哦……”

皮尔森揽住她的腰。

“你还喜欢她吗?”

“…也许吧。”

“你要想好。”

“如果她也爱克利切的话,克、克利切会…”

“那恐怕是…不太可能了。”

皮尔森闭上眼。维诺尼卡轻笑着捧起他的脸庞,满腔热情的吻了下去。

他们互相啃咬着对方的嘴唇,两条冰冷的舌头在口腔里搅动着,缠绕着,似乎要索取尽对方嘴里的最后一滴水。带着无限的柔情蜜意,与对对方的一丝炽热的恨意。

“克、克利切…”皮尔森推开她,大喘着气,就像一条脱水的鱼。

“你不会没接过吻吧?”维诺尼卡取笑他说。

“…不着急。”皮尔森仍旧揽着她的腰肢,在她的耳际吹着气,“你教我。”

“我们来日方长。”

维诺尼卡撩开他的刘海,在上面烙下了自己的印记。

“是啊,我们,来日方长。”










———————————

大概是第五中特别喜欢的bg cp













【和社园】



“嘭。”

我翘起脚,碰了碰他的鼻尖。

嘻嘻嘻。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他的眼神如此涣散。我伸出手触碰他的脸颊。

瞥到了浑身上下布满的烧伤痕迹。

薄荷味的糖。

我搂住他的脖子,去亲吻他冰凉的嘴唇。

他依旧毫无反应。

我亲吻着他。他木然地站立在那儿,仿佛晕过去了一般,一动不动。

我没有扫兴,而是揽过他优美的脖颈,轻轻摩挲着他的弧度。

抚上他的胸口。

砰,砰。

这颗心再也不会为我而跳动了。

“是吗?”我翘起脚,拥抱他。

无数虚影在我眼前晃动。刺眼而温暖。

我快乐的笑了起来。

我发疯般抓着自己的头发。

太棒了太棒了。太棒了。

我满足的微笑起来。

嘻嘻嘻嘻嘻嘻嘻。

我现在无比的清醒。

甚至能感受到抚上我脸颊的冰霜和微风。冰冷刺骨,却又莫名的提神。

我了解站在我面前的男人。

我爱他。

对吧,他也爱我。

他叫斯凯尔克劳。可爱的名字,让这个名字滚动在舌尖,斯凯尔克劳先生。

我总有一天会和他步入婚礼的殿堂。

一袭白衣,花瓣飘落满天。

太美好了,不敢触及的幻想。












————————————————






咳咳。

好啦开始正题。

最近更了两篇很氵的社园,想来声明一下。

嗯…

说实话啦,当时入坑的时候我是很雷社园的,因为我觉得伍兹小姐那么恨皮尔森,为什么还要假装她爱他啊。

小时候肯定发生了些骇人听闻的事呢。

但渐渐,我发现了很多社园圈的小可爱。

“其实啦嗑cp就是为了快乐,其他cp不也是没有官宣吗。”

我本来是想就算自己编也不想…enmmm所谓自欺欺人。

但是在一些大大作品的引导下,我慢慢喜欢上了社园。

开始产社园社。

尽量也学着让伍兹小姐不那么偏激,克利切不那么黑暗。

展现一个美好的cp观。

不过最近,大概又过了热乎劲儿吧,提不起精神。

看着喜欢的cp的粮又开始雷。

我觉得我是真的贼tm矫情。

我是因为玻璃心。自尊心。要退出了。我不配。

最终还是想要说声再见吧。

感谢你们,

用特殊的魅力,

阴沉的房间里边嗑药边听着外面雨声的感觉,

也让我为之疯狂过。

我喜欢的社园cp感当然称不上美好,

但至少让我悸动过。



田野。(短篇)



 纯蓝的温润磨砂,银色的顺畅弧度,点点星光在黑暗中若隐若现。晦暗的眼神,牵扯着嘴角,在角落处断断续续的撞出一个微笑。

“奈尔小姐,”

他绅士的牵过我的手,在上面轻轻落下了一吻。“您好。您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亲爱的罗伊先生,”我的眼睛里努力积蓄着笑意,尽量轻柔的望着他,“这周六我要为‘忘忧之香'设置一个晚宴,如果您能莅临,当然不胜荣幸…”

他抬起那双愉快湛蓝的眼睛,嘴角微微挑起。他的脸庞是有魔力的,魔术师就是这样,他们懂得怎么让别人为自己着迷。

“我会挤出时间的。”

“感谢您。”

我微笑着。

“您师傅的事我听说了,”他牵着我的手送我上马车时,我说道,语气真挚而悲切,“我很抱歉发生了这样的事。”

“我也很伤心。”他礼貌的附和道,一双蓝眼睛平静极了,直勾勾的望着前方,“但发生了这样的事,我们能做的只有缅怀。”

乡间小路旁布满金色的田野,马车在路途中一阵颠簸,窗外不时飘来一阵阵麦穗香,阳光斜洒了进来,气氛轻松愉快。

“我这几天一直在想,”我望着窗外,一字一顿。我把碎发揽到耳后,微风轻轻吹动了我棕色的发丝,阳光把它们照的晶莹透明,“您的魔术的原理。太不可思议了,我是说,太令人惊叹了。我完全看不出破绽——”

“很高兴您能欣赏我的表演,小姐,”他碰了碰帽檐,“我想您说的是阿斯拉的假象。是啊,高难度魔术。”

“一定很危险吧?”

“应该是的。”他侧过头,对我微笑了一下,“不过,不冒点风险,怎么会成功呢?”

“我赞同您的说法。”

“聊聊您的香水吧。”他说,转过身来,“我还没有尝试过,但很多贵族小姐都为它们痴迷。这太棒了。”

“谢谢夸奖。我的确…花费了很多心思。”

“令我放心的是,做香水不会很危险,毕竟您这种女士,我希望,应该一直平安。”

“您可真会说话。”

我轻声笑了起来。

“是啊…不像魔术,”他叹了口气,“我甚至有些疑惑了。会死人。真的。很危险。”

“我听说过几件事例…太可怕了。”我张大双眼,努力做出一副惊讶的样子,“当然,您可以放心,香水是不会调死人的…”

他点了点头。

我把手伸到窗外。几缕风挠着我的掌心。阳光洒满了乡间小路,湛蓝的天空里有几多飘渺的云彩,空气是如此清新,目所致处一片翠绿、金黄,偶尔有几只羊慢吞吞的吃着草。我甚至有点恍惚…